之四:“古代化之祸”?

A据说我要去深圳,《北方周末人物周刊》记者黄广明先容我找一团体:“你要去深圳,你就去找祝强,他创办了一个农民工维权组织,帮助那些工伤致残的农民工打官司索赔。”

经过手机,我和祝强约好了在深圳龙岗区的龙城广场会晤。

那天很热,诺大的广场,没遮没挡的,骄阳当头,把先到广场的我晒得两眼直冒金星。非常钟后,祝强到了,骑着自行车,一只手掌把,汗水把他穿的长袖衬衫浸润一大片。

“我的办公室就在四周。”他没有下车,只是向着他的办公室的标的目的把头一偏,依然一只手掌把,慢速骑着自行车先行。我只好牢牢地追随着他的后车轮。